昨日摔了身體,今日摔了心情,從雲端再度跌落谷底。

   


   清晨的朝陽總是帶來希望,環顧四周大石小石一堆亂石,狗屎運的我跌到一個相對平緩的地方,遙望

   上方約莫二十公尺,試圖去拾回一點昨日的記憶卻徒勞無功。米奇在不遠處瞄見綁帶及右前方的石壁

   滲出水源,上輩子積了不少陰德加上阿公上天保佑才有這等福氣吧。簡單吃過早餐後阿信跟方祥就出

   發到上頭一處可看見花東縱谷的小展望處求救,若這邊沒訊號,就得來回至少七小時到義西請馬至山

   打電話救援,假若氣候不佳或是連絡有問題,他們說不定回不了營地得找地方露宿。米奇則是留在原

   地陪我還有取水,不久我再度睡去。

 

   醒來,似乎能稍稍移動身體,但基本上左半邊動彈不得也無法起身,右手看似沒有大礙還能活動,試

   著把重心慢慢移到右半邊,然後用右手捧著後腦勺試圖坐起,但身體卻完全使不上勁,脖子也感到有

   點不舒服(後來照X光才知道第二頸椎裂開)。米奇把我扶起泡了碗無法加蛋的滿漢大餐,辛苦背到

   這的蛋全給摔破了。

 

   突然,上頭傳來阿信洪亮的叫聲,『生狼煙!生狼煙!』,不久,天空竟然傳來直升機聲響,平日螺

   旋槳發出嘈雜的噠噠聲宛如敲響了希望之鐘貫入眾人耳裡,隨著聲音愈大我知道自己獲救的機率就愈

   高,直升機從遠方的聲音逐漸成為上頭的黑點在溪溝附近不斷盤旋來回尋找,我的淚水早已溼了眼眶

   ,看見其身影時更是再度潰堤,但直升機始終在上頭徘徊沒有下降的動作,溪溝內缺少材料升起大狼

   煙讓搜救人員定位,兩旁山壁的樹木徹底阻撓了視線。最後,直升機飄然離去,不帶走一片雲彩,希

   望的淚水轉為絕望,隨著螺旋槳聲愈來愈小,我的淚珠則是愈滾愈大。

        
 
   國搜中心與阿信連絡後的結果,我的墜落點不可能用直升機救援,而地面人員出發後最快也要五天才能
 
   到達,聽到五天我的心都涼了一半。下午,阿信跟方祥到下游尋找垂吊地點,好消息是大概兩百公尺就
 
   有空曠處,壞消息是有些不小的落差而且溪溝溼滑,我本人仍是躺在地上無法動彈的狀態。大家稍稍討
  
   論過後,明日的計畫便是千方百計先把我弄到空曠處,在依時間衡量回到上頭收訊處連絡,看來也沒有
 
   更好的辦法了,當務之急就是儘快讓直升機送我下山。
 
 
   傍晚,一陣便意直上心頭,阿信十分開心,看來我的消化系統還算正常,於是在眾人的攙扶下起身,我倚
 
   著阿信脫下褲子,右手搭著他緩緩蹲下解放,大便形狀渾圓飽滿十分扎實,色澤也相當漂亮看來應該是沒
 
   有內出血之虞。入夜了,我捲起褲管讓米奇按摩硬如石塊的左腳,右腳踝跟膝蓋則是腫脹無法出力,大家
 
   的話都不多,但看著下午弄好的簡易擔架,彼此內心都是同樣的想法吧。
 
         
 
   今晚的夜似乎特別深特別沉特別漫長,翻來覆去輾轉難眠,他們三人奔波了一整天已疲憊睡去,我則是躺著
 
   看天望了一整個太陽的時間,腦海中不斷想著要如何把這樣的我送到下面去,儘管已經將有限的資源發揮最
 
   大效用,要抬擔架送下去仍是艱鉅的任務,兩個人抬著不穩的擔架走在崎嶇溼滑的溪溝還有些兩三米的地形
 
   要過,不管是對傷者或是運送的人都有無疑的風險性。
 
 
   而我呢?我該做什麼?我能做什麼?
 
 
   NOTHING,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感到如此無能為力。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信任對方,把生命托付在夥伴身上,並相信他們絕對能緊緊抓牢。

 

創作者介紹

鳳巢 · 有機鳳梨

why160w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