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王八蛋朋友,名叫方翔,瘦不拉飢看起來超虛,臉色三不五時一片蒼白,如果把他的手掌、

   腳掌跟腋下當三個支點綁塊布,颱風天大概可以拉條繩子放風箏,如此體態是眾多女性的追求,可偏

   偏他是個男的,不但如此,他還有一個我也搞不大清楚是啥毛病的漏斗胸,據說呼吸會因此有些問題

   ,於是免役,有傳言,無法替國家效力的翔翔那晚在棉被裡痛哭失聲,隔天一早差點脫水。說到這邊

   ,大多數人肯定覺得這少年是個東亞病夫,殊不知,這傢伙百岳爬了不少顆,去過聖母峰基地營,更

   是我前摔個差點死去山難的恩主公,硬是將我從閻羅王手中搶了回來。

 

       DSC_1645 拷貝  

 

   沒有方翔,就沒有楊宇帆,但是說來奇怪,儘管他救了我的賤命,每次碰到他,我嘴裡始終吐不出什

   麼好話。

 

   雖然他腦袋空空頂多只裝了些豆腐,高中我們更是宿敵,因為他多了一撇,畢竟也是我們南部的鄉親

   ,對於土地有股熱忱,至今的工作都是跟大自然相關。有一回,他滿腔熱血跟農民上了凱道抗議,特

   別買了件『強盜政府,農民怒』送我,身為農民的我滿是慚愧,跟自己相關的活動竟然渾然不知,還

   可以領到一件紀念衫,心中的感謝差點要溢出眼角化為淚水,感恩翔翔為台灣農民的努力,雙膝正準

   備下跪之際,那個傢伙說『抗議前一件五百,鬼才會買,抗議後一件一百,送你剛剛好。』,這就是

   我們堅毅不拔的兩折友情。

 

    DSC_0042 拷貝  

 

   翔翔除了送我衣服外,也給我過一個『農用』帆布包,秉著物盡其用的原則,常搭配這兩個玩意兒四

   處偷拐搶騙,阿不是,與人交流。通常這衣服會在台南收到不錯的效果,熱情的鄉親大概都是說『讚』

   不然就是『肖年耶,哩金武懶趴!』,諸如此類的回應,甚至有一兩次吃麵吃冰,默默的被加麵加料,

   老板很豪爽的回覆『請你啦!!』,有幾次,抱著有些試探的心理,既期待又怕受傷害走上台北街頭

   ,或許台北奇人軼事多,大家見怪不怪,儘管有感受到周遭些許的側目,但整體來說沒發生啥趣事,

   除了一位吃飽太閒的大叔停下手邊的事物詢問了這衣服的由來與我穿出來亮相的動機,之後我們很認

   真地討論台灣農業。

 

   309367_10151330169274767_1554510783_n  

 

   說真的,沒啥特別動機,我只覺得好玩。有些人一見到這件衣服就認定我是民進黨,感覺準備要對槓

   ,通常我就笑笑離開。沒錯,我的確是『綠』的,綠黨的綠,藍天綠水的綠,青綠稻香的綠,綠色自

   然萬物的綠,我深信『Our GREEN is our GOLD』 ,所以我『深綠』。穿上這件有些爭議性的衣服

   ,可以讓我見識到人們可愛的一面,以及讓我印象最深刻,兩個老男人的真友情,請聽我娓娓道來。

 

   現在的牙醫診所,大多愈蓋愈時尚,外觀弄的光鮮亮麗,助理也都是年輕小姐,仿佛去看牙齒不是看病

   ,而是去享受一種療程。但我的牙醫師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那是一間落在台南中西區的老房子,外頭

   的招牌已殘破不堪若有似無,最近掛上了新招牌『明道牙醫,不要用生命趕時間』。蔡明道牙醫師,恰

   好也是台南一中學長,年齡六十好幾,四十年前還是辣妹的老婆就是助理,別於一般診所的整整齊齊窗

   明几淨,明道牙醫顯然就是一個,家。不著急掛號,不著急看診,通常我進去第一件事就是泡茶聊天看

   電視,偶爾穿插幾位拿菜進來的歐巴桑,或是他們兩老忙著把玩孫子。劍道迷的蔡醫師有時邊看日本節

   目邊弄牙,入迷時我只能張開嘴巴望著他發愣,等到廣告時他才回神。甚至有一兩次我掏出千元大鈔,

   他懶得找錢叫我下次再給,我正思考這樣好嗎之時,他就問我還有沒有事,不然他要看電視了,毫不留

   情把我轟出去。關於那塊招牌,因為門口的路口有太多車禍了。

 

   DSC_2027 拷貝  

 

 

   一個傍晚,算是有些刻意要穿這件衣服讓他爽一下,順便洗洗牙,人黑不打緊,但牙齒一定要白,這是

   我的原則。剛進門就看到蔡醫師穿著鐵衣行動有些緩慢。

 

  『阿哩洗安抓?』

   『打劍道跌倒,傷到腰椎。』

   『哇~那以後不就不能打了。』

   『等我好了,把那個人打呼死。』

 

   沒有掛號,直接躺上了椅子,他對我的衣服似乎無感,儘管這間診所的一切都暴露著歲月,但醫療器

   材看起來倒是閃閃動人,打光的機械手臂更是用了格格不入的螢光綠,看來老醫生也有騷包的一面。

   他一如往常先打開日本劍道節目,也不邀請我一同觀賞,就先沈溺在帥氣的劍道世界。

 

   『阿哩洗安抓?』

   『我要洗牙齒。』

   『你這門牙很漂亮,上次我補的。』

   『................』

 

   廣告時間一到,蔡醫師開工,有意無意鑽了一下,磨了兩下後,

 

   『賀,今天先這樣。』

   『蝦密?』   我心想,剛開始就結束,不是這樣吧。

   『你怎麼來,騎車還開車?』

   『歐兜拜』

   『我們去看一個朋友,給他一點鼓勵』

   『.........』   我無言以對

 

   於是乎,一個穿著鐵衣的阿伯跨上了我小小的歐兜拜,一百六的小男孩載著一百八的強壯阿伯,雙手緊

   搭著我肩膀,一路不語到了成大醫院,儘管只是五分鐘車程,整路上我可是戰戰兢兢放慢車速瞻前又顧

   後,閃躲每一個窟窿,深怕一個不小心,他的腰椎又受到第二次創傷。要是不了解的路人,或許心裡咒

   罵著這不肖孫,還騎車折騰老人家。而我,只是一個聽命學長的學弟,我們台南一中,最有輩分觀念了。

 

   慢慢走進成大醫院,蔡醫師才說道,他有個很要好的朋友住院了,想帶個年輕人給他瞧瞧,讓他感染一

   下青春的活力,儘管我心中對這突然其來的遭遇有些一頭霧水,不過聽來也還算是件好事,也都已經誤

   上賊船騎虎難下,既來之,則安之。幸虧我有受過背包客的專業訓練,隨波逐流的功力堪稱一絕,就任

   由命運擺佈,嚇不倒我的。

 

   388762_10150446461036378_897085635_n  

 

   電梯上樓,4F,走在人高馬大的蔡醫師身後,我的前方沒有太多視線,很快進入一間昏暗的病房,那低

   迷的氣氛讓我渾身不對勁,病人看起來比蔡醫師年長一些,意識恍惚,眼睛微睜帶點空洞愣著前方,半

   條腿消失了,我最害怕的畫面。 蔡醫師上前嘀咕了幾句帶點急躁,不外乎是『要好起來』、『我會再來

   看你』,諸如此類有些八股的詞句,說沒兩句他便轉身退開,沒跟我說任何話,所以,該我上陣了嗎?

   上到床頭前彎下腰,擺出最八點檔的姿勢靠近病人,我有些遲疑但終究雙手握起那老邁無力的左手,試

   圖傳遞一些生命力過去。

 

   『我是蔡醫師的朋友,希望你快點好起來.....』,絞盡腦汁想著如何振奮人心

   『不是這個啦,我走錯了。』

 

   蝦密啊!不是這個!?請問現在是什麼情況,他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走,我只好先趕上再說。原來,他記錯

   病房,看到躺在病床上的人才知搞錯,但也不能如此無情離去,於是便簡單寒暄幾句,剛剛那位是他哥哥

   ,『他有些痴呆了,說什麼都搞不大清楚。』

 

   電梯再度上樓,總算到了正確病房,他一見到老友就指著我說

   『我帶這個白目來看你,這我台南一中學弟,你看這件衣服。』

 

   這下我恍然大悟,嚴格講起來,蔡醫師並不是帶我來,而是帶著穿上『強盜政府,農民怒』的我來調劑一

   下躺在床上無法幹譙政府的老友,這真是男人間最真摯的情誼。我心想,以後要是我們翔翔住院,我也要

   用類似的方式搞他。

 

   『我明天要去墾丁,看那個比基尼辣妹,我老婆沒有要去,所以可以幫你多看點,你要努力好起來,下次

   我們再一起去看。』

 

   DSC_2039 拷貝  

 

   回到診所

 

   『這件衣服去哪買的?我想要一件』

   『你穿這個會不會有病人跑掉』

   『我都這個年紀了還怕病人,宋丟賀。我要看電視,你下次再來。』

   『.............』,啊說好的洗牙呢!!!

 

 

創作者介紹

鳳巢 · 有機鳳梨

why160w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hunyi.cheng
  • 我看完最後面的時候笑噴了!!
  • 爽!

    why160why 於 2013/01/11 16:25 回覆

  • 熊誠
  • 宋丟後~就是南部人的精髓!
  • 送!

    why160why 於 2013/01/11 16:24 回覆